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席律师

深圳律师 龙涛
手 机: 13717097669
电 话: 0755-36686616
Q Q: 393935110
邮 箱: 393935110@qq.com
地 址: 深圳福田深南大道1006号国际创新中心A座10层
来访路线更多>>
业务范围更多>>
深圳:外企女经理地铁口晕倒死亡 5人路过未施救
作者:深圳律师    文章来源:深圳律师事务所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2-27  分享道
【摘要】……
  

深圳:外企女经理地铁口晕倒死亡 5人路过未施救

        南都讯 2月17日上午10点29分,35岁的IBM深圳公司管理人员梁娅倒在深圳地铁蛇口线水湾站C出口的台阶上,并保持这一姿态达50分钟。监控录像显示,在梁娅倒下后有发出求救的动作。三分钟后,有市民发现并告知地铁工作人员。随后地铁工作人员赶到,民警也在25分钟后赶到。11点18分,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发现梁娅已经死亡。

市民:及时通知地铁人员

地铁的监控录像记录下2月17日当天梁娅从倒下到被宣布死亡的全过程。录像显示,梁娅在10点29分倒下后,有7位市民从旁边经过,有的看了看就走了。10点32分,一男一女两市民走到出口后又折返回到梁娅身边,俯身查看,其中男子返回地铁站内通知地铁工作人员。

10点35分,地铁两工作人员赶到,一人俯身查看,一人则对着对讲机说话,随后两人在旁边守着,没有人将梁娅扶起来,也没有采取急救措施。11点04分,在梁娅倒下半个小时后,民警赶到现场。一名民警走到梁娅旁边,碰了一下没动,问话也没有回应。随后,地铁工作人员和民警一起在旁边等候。民警不时跑到地铁口,看救护车是否到达。其间在地铁站入口处,有一位老伯示意现场人员做急救。

视频:倒下后曾抬头挣扎

25日下午,水湾地铁站负责人表示,接到市民的报告后,他们马上派工作人员到了现场,工作人员询问梁娅的时候没有任何回应,因为不清楚梁娅当时的状况,所以工作人员拨打120急救电话,并等待专业的救护人员到场。

梁娅的姐姐梁女士表示,昨天下午,家属们到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南山派出所观看警方监控视频所拍摄到的出事过程。录像显示,地铁工作人员赶到时间是当天10点35分,而深圳市急救中心在10点46分才接到地铁公司的报警电话。

梁女士说,据家属从南山派出所了解到,警方接到最早的110报警电话是当天10点30分,报警人是地铁站工作人员吴某。地铁方表示,未采取任何急救措施,也不敢上前动她,只能蹲在身边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死者当时能动,但不能发出声音。

梁娅的家属说,警方的监控视频比地铁站的监控视频拍得更清楚。视频显示,梁娅倒下后抬头挣扎了两次,双手晃动,双腿向下挪动了两级台阶。看完监控录像后,梁娅80岁的老父亲梁庆余号啕大哭,捶着桌子说:“你们为什么不救我小孩,梁娅死得好惨啊!”家属根据视频内容认为,梁娅倒下后并未晕死,还是有知觉的。

救援:救护车到为时已晚

昨天下午,南都记者就地铁工作人员现场处置情况采访深圳地铁集团,但对方表示现场工作人员已经到警方做了笔录,对采访不予回复。

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民警按照市公安局警情现场处置工作指引进行处置,主要是负责现场秩序维护,第一时间通知120,请专业救护人员来处理,因为不清楚情况,所以也不敢乱动事主。

深圳市急救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在10点46分接到地铁站工作人员的电话,说地铁站有居民摔倒,因距离最近的蛇口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出车了,所以调了南山区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来,11点18分到达现场后,发现梁娅已经死亡。

疑因低血糖晕倒具体死因尚不明

距离梁娅出事已经十天了。这些天来,梁娅的姐姐梁女士带着80岁的父亲和70岁的母亲,在地铁站和派出所两边跑,想弄清楚梁娅到底是如何死的。“我们也想弄明白,地铁站在处置过程中有没有问题,是不是打个120就行了?”梁女士说,这么多天来,地铁方面没人来看过,连个电话都没有,他们觉得很心寒。

为家人而回国

昨天下午,在梁娅的姐姐梁女士家中,南都记者见到了梁娅的父亲梁庆余。老人今年80岁,军人出身,42岁转业,就生了梁娅和她姐姐两个女儿。

抚摸着小女儿梁娅的照片,梁庆余老人说:“我现在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她这个模样,这样笑笑的,很安静的样子。每天她推门回来我问:‘小娅,下班啦?’她就说:‘嗯,回家了。’我们本来计划了五月份全家一起去西安玩,去九华山玩,全家人一起。她还说要带我们两个老人到处走走看看,好好享福的,现在全破灭了,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再也听不到她叫我爸爸了……”说到这里,老人已是涕泪纵横,声音哽咽。

梁女士说,梁娅2004年7月去英国格拉斯哥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在英国当地的惠普公司工作了一年。梁娅很想念逐渐老去的父母,不时都会打个越洋电话跟父母聊聊天。2008年2月,梁娅从英国回到深圳,在深圳IB M公司工作,是IB M专门负责日本项目组的经理,手下带着18个人,工作卖力,与其他员工也相处得很好。因为还是单身,虽然妹妹在深圳华侨城片区也有房子,不过还是经常回我家吃饭,陪我儿子玩,有空的时候一家人去周边旅游转转,每周回来三四次,关系非常亲密。

出事前一天,梁娅上午还去学了钢琴,中午到姐姐梁女士家里陪了父母一个下午。因为第二天要上班,梁娅晚上六点就回家了。

突然传来噩耗

梁女士说,2月17日中午12点34分,她突然接到妹妹的手机打来的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男人,“当时我就感到诧异”。打来电话的是IBM深圳公司人事部白经理。确认梁女士身份后,白经理告诉她,梁娅出事了,人已经没了,出事地点在蛇口线水湾站C出口。

“一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顿时沉下去。”当天,梁女士正好请假在家休息,放下电话就跟母亲打车赶到出事地点。抵达现场时,地铁口已经拉起警戒线,很多警察在维持秩序,周围站满围观的群众。妹妹梁娅的遗体躺在一层蓝白条花纹布下面。梁女士和母亲掀开布把她抱在怀里,梁女士还试图给梁娅做人工呼吸。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现场救护人员又给梁娅做了一次心电图。当看到仪器显示屏上出现一条直线时,她这才接受妹妹已经离去的现实。

疑低血糖晕倒

梁娅出事时,提的手提袋中有一只装着牛奶的保温杯、六块小蛋糕、一根香蕉和一袋圣女果。姐姐梁女士表示,家属们怀疑梁娅没吃早餐,因低血糖而头晕摔倒。但按照常理,这种情况应该不那么严重。

梁女士表示,后来家属们发现,梁娅出事后额头鼓出一个包,右边磕掉一只牙。监控录像也显示,梁娅摔倒后还有反应。家属们认为,如果处置合理,完全有可能抢救回来。梁女士说,现在她只想问问:为什么让妹妹在冰冷的地上躺那么久?50分钟里,没有人去扶她,也没有人给她盖件衣服。

梁女士表示,因为妹妹今年才35岁,至今仍是单身,父母不同意做解剖,所以梁娅的死因是什么,目前仍然不是很清楚。

梁娅倒下后50分钟视频拍到什么

25日下午,南都记者跟随梁娅的家属来到深圳地铁蛇口线水湾站,观看17日梁娅出事的监控视频。地铁工作人员表示,监控视频一般只保存7天,出了这件事后公司有关部门已经拷走了当天的视频,但得知家属要看视频后又调了回来。对于监控视频中帮助过梁娅的那对男女,还有多次去查看梁娅情况的保洁员阿姨,梁娅的家属心怀感激。梁女士说,尽管梁娅最终还是走了,还是希望能当面道个谢。

2月17日

10:29 地铁口台阶上梁娅晕倒

梁娅出现在水湾地铁站C出口的台阶上,一手拿着笔记本电脑,一手拿着手提袋。C出口有三段台阶。走到第二和第三个台阶间的平台上时,梁娅停了一下,靠在旁边墙壁上弯下腰,把笔记本电脑和手提袋放在地上。起身后,梁娅做了一个脱衣服的动作,但衣服还没脱,人就倒了下来。

10:30 抬头挣扎将身体挪了挪

梁娅抬头挣扎了一下,将身子往后挪了一挪。这时,一个中年女子从地铁里走出,从梁娅旁边走过。不过,该女子并没有多看,直接走了过去。

10:31 四男子见到梁娅靠边走

一个女孩带着一个小孩从地铁里走出来。看了一眼梁娅后,女孩没有过多反应,领着小孩继续走,快到出口时还回头看了看,最后还是走了。随后,四个年轻男子走进地铁站。看到梁娅时,四个人同时放慢脚步,不约而同地靠着另一边走,边走边看着梁娅,一会儿就消失在地铁站里

10:32 一对男女向地铁反映情况

从地铁站里出来一男一女。女孩拿着红色外套,男子手提一只大袋子。经过梁娅身边时,两人停了一下。走到出口处时,两个人停下来,回头望着梁娅,相互交谈着什么。然后,两人一起折返地铁站。走到梁娅身边时,女孩俯下身去拍了拍梁娅,跟男子说了什么。随后,男子走进地铁站,女孩留在梁娅身边。地铁工作人员后来证实,他们是接到该男子的反映后才知道有人晕倒。

10:35 地铁工作人员赶到现场

提袋子的男子返回,跟拿红外套的女孩说了什么。两人往地铁站里望了望。过了一会,见到两名地铁工作人员过来后,两人这才离去,还不时回头看。

到达现场后,一名地铁工作人员俯下身查看,另一个拿着对讲机说话。随后,两人守在梁娅身旁。其间不时有市民经过。有好奇者还走近看一眼,但很快就散去。

10:47 保洁阿姨多次俯身查看

一名保洁员阿姨来到梁娅旁边,俯下身去还说着什么,发现梁娅没反应后站起来离去。过了大约8分钟,阿姨回到梁娅身边,跟两个地铁工作人员说着什么。随后,她俯身用手碰了一下梁娅的头,观察了一会儿后又起身。期间,两个地铁工作人员不时用对讲机说话,其中一人还俯身看了下。阿姨则到一边扫地去了。

10:55 过往市民大多靠边走

保洁员阿姨又回到梁娅身边,俯下身去看了看。这时,过往市民很多,见此场景后都靠着另一边走。一名年轻男子走近看了好一会儿,好像还跟地铁工作人员说着什么。还有一男一女在地铁口逗留,看了看又走了。留守在梁娅旁边的就是两名地铁工作人员和保洁员阿姨。

11:04 多名民警赶到现场

多名警方人员赶到现场。一名民警上前碰了一下梁娅,但梁娅没有反应。还有一名民警不时走到地铁口张望。负责处理此事的警方人员表示,当时梁娅的手臂松松的,手指都是白的,问话也没有回,但不清楚梁娅的状况,只好等120过来处理。

11:08 老人打手势示意实施急救

地铁口来了位老人,一直站在地铁口看,还不时地跟现场工作人员说话。从监控视频看,他的两个手一直在做往下压的动作,似乎是在示意工作人员实施急救。

11:18 急救人员赶到宣告死讯

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将梁娅抬到地铁口有光线的地方。但检查后发现,梁娅已经死亡。

附近市民有疑问:

地铁站的人不懂急救常识吗?

25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事发地点深圳地铁蛇口线水湾C出口,试图还原当日现场的情况。在距离事发地点不到20米的一家中医理疗馆,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发当时她们正在里间工作,听到外面吵闹就出来看,发现店门口拉起一条警戒线。得知死者是一位年轻女子,这位工作人员也觉得很可惜:“我们知道得太晚了,如果第一时间发现了,采取一些急救措施,马上扶起来,拍背掐人中,喂点糖水,应该能缓过来的。”

事发地铁站对面一家米粉店的老板说,她每天上午11点左右开门。事发那天,她刚开店门就看见地铁站出口围着些人,就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有人摔倒在地,旁边有地铁工作人员和警察,觉得应该没什么事,于是回去继续看店,对最终结果感到莫名其妙。“那天温度也蛮低,地铁口的风很大,地铁站的人不懂一点急救常识吗?怎么能就让她躺在地上,寒气入体,本来没事的躺那么久也不行啦。”这位老板说。


深圳律师 深圳资深律师 深圳离婚律师 深圳律师事务所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